如何計數大量水鳥? 從布袋樣區談起


       賞鳥賞久了總會開始覺得無聊,常見的鳥都看過幾輪了,圖鑑上的稀有鳥種卻怎麼都看不到,而雁鴨科鷸鴴水鳥除了長得很像之外又都很遠⋯到底要怎麼辨識呢?這麼多鳥真的有辦法一隻一隻算清楚嗎?為什麼是24,439 隻而不是24,440 隻呢?就讓新年數鳥嘉年華連續三年蟬聯鳥類數量最多的樣區「布袋」的鳥老大來教大家計算大量水鳥吧!附註:此文撰寫於2016年新年數鳥年華,2017年依然蟬聯鳥類數量最多的樣區唷~

團結力量大:人越來越多,鳥也越數越多
       布袋樣區調查範圍包括新塭周遭濕地(圖一)。當初規劃時純粹要將最大的鹽田及新塭滯洪池包起來,沒有刻意規劃東西邊界。布袋樣區歷年調查日期、時間、參與人數、調查鳥種數與鳥隻數如表一。從圖一與表一可以看到調查者的努力量逐年提升,參與人數越來越多,數到的鳥也越來越多。就如同舉辦新年數鳥嘉年華一樣,參與的人數會越來越多。

       2014 年首次舉辦新年數鳥嘉年華時我還在中華鳥會服務,由於知道未來會住在嘉義,就找布袋樣區來做,請嘉義縣野鳥學會的何建勳先生協助計算。只有2組人在進行,算了一整天才勉強把樣區跑完,共數了9,833 隻次的鳥,僅略多於竹安樣區的9,360 隻次。2015 年特生中心的林瑞興組長與熟悉嘉義沿海的吳麗蘭小姐前來協助,增加舊槍樓濕地樣區,共數到14,531 隻次的鳥,略多於茄定濕地的13,878 隻次。2016年邀請嘉義大學蔡若詩老師研究團隊的協助,特生中心也再多派一組人馬,組成4 組共13 人的豪華隊伍,更擴大數鳥範圍,總共計算到24,439 隻次的鳥,遠遠多於超過17,651 隻次的茄定樣區。今年比較特別的是遇到一群約4,500 隻次的黑腹燕鷗使總數大幅增加。









布袋有哪些鳥?
       布袋的鳥類棲地主要為廢棄鹽田形成的濕地。近年在新塭一帶將舊鹽田挖成滯洪池,終年保持深水位,裡面還有人工島供小燕鷗及高蹺鴴於夏季繁殖。整合三年資料取總數最多的前10 個科(如表二與圖二)大多都是水鳥(僅燕科與麻雀科屬於陸鳥)。水深的地方如滯洪池及部分鹽田河道會有雁鴨棲息,土堤以及水淺的地方則以鷺科、鷗科及鷸鴴棲息,而最淺的濕地則以腳較短的鷸鴴為主。在適當的棲地裡通常會有
數十隻到數百隻,不同種類的鳥同時利用。


怎麼數水鳥?
‧ 選擇適當潮汐時段作調查
       濱海濕地及河口均會受潮汐影響,再加上不同水鳥覓食時對水深的需求不盡相同,故必須考量當時出現的鳥種、棲地、水位來決定調查的日期和時間。一般來說,濱海濕地最好在大潮當天(每個月潮差最大的時候,通常為農曆初一與十五的前後)的滿潮前後兩個小時調查鳥類。由於濱海濕地的水位會受到潮汐影響,乾潮(水位最低)時鳥類會在露出的灘地覓食,而滿潮(水位最高)時鳥類就會到內陸的棲地休息。彰化沿海濕地的潮差最大,可達5 公尺,灘地露出的範圍可達4 公里之遠。

‧ 不同地區的「適當潮水」不盡相同
      但不同地區仍以現場狀況為主,並非一成不變的鐵則,需配合現場狀況及經驗作決定。嘉義與台南以廢棄鹽田或魚塭為主的濕地還是以水位為準,鷸鴴類及鷗類僅會在水位適當的濕地出現,雁鴨科愛深水濕地,而鷺科相對沒那麼在意水位。根據觀察經驗,不受潮汐影響的廢棄魚塭中,滿潮時的鷸鴴類及鷗科水鳥還是較多。布袋鹽田今年5 月大潮且滿潮的時還發現一隻沒有北返繁殖的黑嘴鷗。由於布袋鹽田西側之海岸不如彰濱有感潮的大面積灘地,推測可能是從其他濕地飛過來的,故建議調查時都要配合潮汐時間。瞭解潮汐的精確方式是中央氣象局查詢,每年年底中央氣象局會在網站公布隔年全年的潮汐表,而簡略的方式為直接看農曆,大潮通常為農曆初一或十五的前後三天。

數鳥的方法與裝備
‧ 將廣大的濕地劃成小樣區
       濱海濕地的鳥類受潮汐影響,應以群集計數為主,但因調查範圍廣闊,在實際記錄時還是以沿線調查法(如步行進入的新塭滯洪池北),僅在不移動的狀況下會使用群集計數法(如新岑國小槍樓)。通常濕地會有明顯的邊界,如土堤、河道等,此時以實體邊界將廣大的濕地劃成小樣區(如(圖三A)。但在某些大面積濕地如布袋的廢棄鹽田,土堤已經消失,此時則需要以虛擬邊界劃分數鳥小區域(圖三B),劃分虛擬邊界的最高原則為不要重複計數。劃好樣區後再找尋合適的路線(穿越線)開車或步行進入,選擇安全不干擾交通且視野良好的地方(如圖三中有編號的藍色星星處)處數鳥,計數完後再繼續沿著穿越線移動。數鳥位置之間的距離最好在200 公尺以內,最多不要超過300 公尺,通常200 到300 公尺為單筒望遠鏡觀察小型鷸鴴時能辨認物種的極限距離。若因地形限制無法更靠近鳥群時,不需勉強判斷到種,判斷到類群即可。

‧ 注意光線方向
      規劃數鳥樣區時若狀況許可,盡量在順光的方向數鳥。冬天時,北半球太陽偏南,由南往北觀察的方向會順光。上午太陽在東邊時盡量在濕地的西邊觀察,下午太陽在西邊時則盡量在濕地的東邊觀察。若在河口觀察,自南岸往北岸觀察的光線會比較好。

‧ 所需準備的裝備
      每一組建議配置調查員1 至2 名,記錄員1 名,相關調查裝備如下:單筒望遠鏡( 目鏡倍率20 倍以上, 物鏡口徑65mm 以上)、雙筒望遠鏡(目鏡倍率8 倍以上)、三腳架(配合油壓雲台為佳)、沙包或豆袋(車上架設單筒望遠鏡用)、計數器數個、記錄紙、地圖、圖鑑。

數鳥的流程
1 先以雙筒望遠鏡掃描調查範圍,瞭解主要鳥類群聚組成決定計數順序雙筒望遠鏡倍率較低但視野較廣,單筒望遠鏡倍率較高但視野較窄,在開始數鳥前先以雙筒望遠鏡掃描調查範圍估計優勢鳥種,再以單筒望遠鏡掃描整個濕地進行精確的計算。

2 調查員依序計數不同鳥類,以默唸或計數器輔助計算若有2 位以上的調查員則進行分工,如利用雙筒望遠鏡計數體型較大較易辨認的鳥種如鷺科鳥類),另一位調查員再以單筒望遠鏡計算小型鳥類。

3 計算告一段落後回報鳥種與數量給記錄員,回報過後需將計數器歸零若無記錄員時可採取錄音之方式紀錄,但需要花費同等的時間重聽錄音整理資料。因為計數器可能故障,回報前須注意數字是否合理。

計數的技巧
       最簡易的計數方法是默唸,在心中從1 開始累加數量。有經驗的調查員通常具有同時計算2 種以上鳥類的能力,但並不是同時記錄越多越好。因為同時記錄的鳥類越多,更需要時間辨認物種,速度就會變慢,失誤的機率增加。不一定要同時記錄2 種以上,依調查員經驗及現場狀況而定。鳥少的時候都是以1 隻為單位計算,鳥多時可以考慮以5 隻或者10 隻為基數計算,計算完後再乘以這個基數作為總數。若以10 隻為
單位計算,數1 就是10 隻,數2 就是20 隻,數到100就是10x100=1000 隻,可更為快速的估算量大的鳥群。

‧ 使用計數器的技巧
      通常濕地的調查範圍相當廣大,還有必須在特定潮汐的時間內完成的壓力,以布袋樣區為例,在冬季水鳥多的時候4 組人同時跑了一個上午才將樣區跑完,需要4 個上午的努力量;而夏季水鳥較少的時候還是需要一天半才能跑完。在感潮的樣區內則通常要在3 到4 個小時內完成調查。所以我在進行計數的時候會同時使用4 到5 個計數器進行計數(如圖四),將計數器穿過左手食指,分別將2 個計數器放在掌心內側圖五編號1 與2),而另外3 個計數器放在掌心外側(圖五編號3 到5)。計數器位置影響按壓的困難度,圖五中編號越小則越好按,可以想像要按到4 號與5 號需要一點力氣,並不如按1 到3 號那麼方便。計算時並設定幾組常用的組合如下,注意在同一天的調查當中同一個組合最好保持固定以免造成混亂。

‧ 在車內架設單筒望遠鏡
      數鳥的時候除了下車架設腳架計數之外,在調查範圍廣大可以開車調查的濕地,在車上架設單筒望遠鏡會較為方便,如彰化濱海漲潮時在魚塭提防休息的水鳥群。架設時須準備可收折較短的四截腳架將單筒望遠鏡架設在副駕駛座上(圖五),並將要觀察的目標區域規劃在車子的右邊,找安全的地方熄火停車並調整好角度之後,以右手操作單筒望遠鏡並調整焦距,再以左手使用計數器計數。若有準備沙包,亦可將望遠鏡架設在駕駛座窗上。在車內架設望遠鏡的好處主要為能夠有效的減少對於鳥群的干擾,減少調查員上下車的次數,也可以避免日曬。野生動物通常對人類的輪廓較為警戒,而較不在意汽車。缺點是在風沙多的地方如彰濱工業區,調查時沙子會飛進車內,須再另外清理。


‧ 算到一半飛起來怎麼辦?
      冬季度冬水鳥多的時候也會吸引紅隼或遊隼等猛禽前來覓食,水鳥若發現猛禽靠近就會驚飛。此外,近年流行的無人空拍機、流浪狗、甚至捕魚的漁民都會驚擾水鳥群,這種時候只能忍痛重算。鳥群被驚飛的時候不要慌張,可以先拿起雙筒望遠鏡大略估計總數及種類的比例,被驚飛的鳥群有一定機率會在幾分鐘之後回到同一塊或者附近的適當棲地中,若鳥群飛遠的話則可將估計之數量記錄下來,畢竟有估計總比沒估計好。











數水鳥這麼累有什麼意義?
      賞鳥對每個人的意義不同,對我而言從前是休閒娛樂、社交的媒介以及尋寶式的挑戰,現在則更多了社會實踐,將賞鳥紀錄作為研究保育的基礎。在鳥會任職的那幾年,深深體認當我們試著去倡議保育議題(如近年高雄市茄定濕地開路)為著不能言語的野生動物與環境發聲時,也許是我們這些背著望遠鏡(還常常是萊卡蔡司等歐洲名牌)的鳥人給社會大眾的印象總是不夠「弱勢」,總是很難吸引到社會的目光。但這四十年來各地鳥會也培養了不少賞鳥人,有能力在野外如精靈寶可夢遊戲一樣辨識與蒐集各種鳥類,再透過科技的輔助之下(如社群網路與eBird),傳統零散的賞鳥紀錄可以被有系統的收集,進而能讓科學家與保育人士夠在制訂政策的時候提供精確的數字,讓保育不再透過悲情,而是透過科學評估所提供的理性證據。

      在寸土寸金的台灣,土地資本是相當珍貴的,而廣闊的濕地通常被視為不具經濟價值的無用存在,若沒有填平開發則毫無價值。縱使生態學已經證實濕地生態系的生產力為各生態系之最,濕地生態系能提供人類在生產(如糧食)、調節(如防洪)、支持與文化等服務,但台灣的濕地仍然承受著相當龐大的開發壓力。以嘉義濱海一帶為例,布袋鹽田在2001 年廢耕以來,無論是地方政府或雲嘉南濱海風景區,都想要積極且有效的利用這塊荒地,除了將部分濕地開闢成布袋濕地公園切割完整的布袋鹽田(面積最大的七區鹽田),還在布袋港周遭興建高跟鞋教堂吸引民眾,近期還有新塭新民里興建鑽石教堂的計畫。此外布袋鹽田廢耕後,在沒有積極經營管理的狀況下,濕地可預期的會逐漸改變陸,若要維持濕地的活力,某種程度的經營管理應是必須的。

      但布袋究竟有什麼鳥呢?由於布袋濕地面積廣闊,大家想到要把那一些水鳥一隻一隻算清楚就頭痛,目前仍然缺少系統性的鳥類資源調查,2014 年營建署國家重要濕地保育行動計畫有針對布袋鹽田及好美寮濕地進行調查,但鳥類的部分僅在1 月份進行2 天的調查,沒有在當年度每季甚至每月的持續性監測,亦缺少跨年度的長期監測。不管未來要對布袋濕地依照濕地保育法進行「明智利用」或是進行棲地之管理與保育,在尚未對濕地完全瞭解的狀態下都是無法有效評估的。目前新年數鳥嘉年華計畫可以補足跨年度冬季濕地鳥類的監測,而今年也有一個計畫逐月的在調查布袋濕地每個月的鳥類相以及底棲生物的變化,透過系統性資料的累積,可以讓賞鳥以及數鳥變得更有意義。

致謝
      感謝蔣忠祐先生與黃書彥先生對初稿提供具體之建議,以及東海水鳥研究群、社團法人高雄市野鳥學會、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等組織在近年提供筆者於濱海濕地調查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