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區圓可以換鳥老大嗎?數鳥可以提早或延遲嗎?努力量不同怎麼辦?以塔塔加樣區為例

文/洪貫捷(紅冠水G)

直接先下結論

 ● 樣區圓可以換鳥老大嗎?盡量不要,但如果找得到人,就可以。

 ● 調查時間可以提早或延遲嗎?盡量不要,若配合某固定調查執行,可提早或延後,並請先知會主辦單位。

 ● 努力量不同怎麼辦?只要做好做滿6個小時 ,在調查表格上詳細標註調查路徑範圍即可,努力量不同的問題請交給分析的專家來煩惱。

塔塔加樣區的數鳥歷史

大家好我是今年(2017年)塔塔加樣區的代班鳥老大洪貫捷(紅冠水G),簡述塔塔加新年數鳥樣區圓的調查歷史如下:

2014年
塔塔加樣區的鳥老林大大利兄,從學生時代就和塔塔加很有緣份,在討論新年數鳥的時候就自告奮勇認了塔塔加樣區。當年下班後就立馬開夜車上塔塔加住宿,路途中還聽到了灰林鴞,隔天天亮後就在附近林道隻身數鳥到中午,結束第一年的數鳥。

2015年
大利聽說系上有位外號森林王子的學弟正在高海拔進行碩士論文研究,就配合森林王子上山做論文的時間進行塔塔加樣區的數鳥,由於人力充足,大部分時間都兵分二路進行,幾乎走遍了塔塔加附近的林道(參考圖一上的所有線),調查時間也超過6個小時,進行了整個白天。
 

2016年
又一年過去了,在塔塔加進行碩士論文的森林王子已經畢業,但該研究依然在進行,小弟因緣際會的成為協助研究的調查員。在原鳥老大大利兄聽說這件事情之後,我就接到大利的電話請我幫忙今年的數鳥。由於當時調查時間已經排定(在正式新年數鳥活動開始的前一週進行),告知主辦單位後就上山做調查順便數鳥了,調查樣區如圖一紅色線以外的區域。
 

由於塔塔加的鳥類調查需要進行三天兩夜,要在兩個上午以及兩個下午走完四個不同的樣區,有完整一個整天的時間就是第二天(2015/12/14)。當天走完了圖一紅色線以外的所有區域,僅有大鐵杉-鹿林山莊-鹿林前山一帶因為前一天已經走過了,下午再兵分兩路進行:我去做該做的調查,再請同行的義工來自瑞典的丹馬克先生幫忙走重複的路,在不影響正規調查工作的前提下同時完成數鳥與調查。

待補
圖一:塔塔加新年數鳥嘉年華樣區圓的日間調查路徑,紅色線為僅在2015年進行調查的路線,而黃色線為2015與2016年均有進行的路線。


調查結果
 這一次調查共區分以下幾個路線,主要以沿線調查進行:
    東埔山莊:定點
 ● 麟趾山登山口-麟趾山頂-玉山登山口(塔塔加鞍部):沿線調查
 ● 玉山登山口(塔塔加鞍部)-大鐵杉:沿線調查
 ● 大鐵杉-東埔山莊   麟趾山登山口到大鐵杉:沿線調查
 ● 東埔山莊-石山工作站-東埔山莊:沿線調查
 ● 大鐵杉-鹿林山莊-鹿林前山登山口-大鐵杉:沿線調查

在不重複的調查路徑上我們總共發現了24種鳥共409隻,數量最多的為火冠戴菊鳥(76隻)、紅頭山雀(65隻)、褐頭花翼(59隻)與台灣噪眉/金翼白眉(49隻);另外還有紀錄到帝雉亞成鳥1隻,以及在夜間聽到灰林鴞1隻。高海拔的鳥類如鷦鷯、星鴉、煤山雀、灰鷽都有發現,唯一可惜的是在數鳥的那一天並沒有發現任何黃羽鸚嘴,僅在前一天有聽到一小群。 

由於上山的本來目的是進行鳥類調查,故在進行數鳥的時候我有去走其他重複的路徑,紀錄到冠羽畫眉以及虎斑地鶇(虎鶇),並紀錄為附加紀錄。本次雖然沒有發現黃羽鸚嘴,但卻發現了虎斑地鶇(Scaly Thrush, Zoothera dauma)。

https://www.flickr.com/photos/pseudolapiz/23793950316/in/dateposted-public/ 小虎鶇全身照/洪貫捷 攝影


謎一般的留鳥:虎斑地鶇(小虎鶇) 
                                                                              
由於虎斑地鶇與白氏地鶇(White's Thrush, Z. aurea)在野外難以區分,當時紀錄為白氏地鶇,但下山後發現Facebook社團「自然攝影中心鳥類辨識與特性觀察探討」的鄭可先生在前兩天也在同一個地方拍到那一隻鳥並提出疑問(討論串請點我),在集眾人之力討論之後的結論是這一隻鳥應該是較為稀有的虎斑地鶇,而在臺灣出現的指名亞種有一個俗名叫做小虎鶇(Zoothera dauma dauma),詳細的區別重點為初級飛羽的相對長度:虎斑地鶇的P6/P7尖端較接近,但白氏地鶇的P6/P7尖端距離則較遠。


https://www.flickr.com/photos/pseudolapiz/23191929814/in/dateposted-public/ 小虎鶇背部飛羽細部照 洪貫捷 攝影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108153785862491&set=p.1108153785862491&type=3&theater
白氏地鶇與虎斑地鶇飛羽比較圖 /李政霖 提供

最後感謝同行的調查義工周緻雅(圖左一)、George Lin(圖左二)與丹馬克(圖右一)。(credit: 丹馬克)。待補